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古诗词大全 > 李白诗集

李白《古朗月行》鉴赏、赏析和意境解读

2020-09-08 13:57:15

小时不识月,呼作白玉盘。

又疑瑶台镜,飞在青云端。

仙人垂两足,桂树何团团?

白兔捣药成,问言与谁餐?

蟾蜍蚀圆影,大明夜已残。

羿昔落九乌,天人清且安。

阴精此沦惑,去去不足观。

忧来其如何?凄怆摧心肝。

《朗玉行》 为乐府旧题,李白采用它,故称 《古朗月行》。诗中通过对月的描写,寄寓了政治的慨叹,为时事而发。

诗的前四句,从感知出发,追述了小时候对月亮的幼稚简单的认识,把它看成“白玉盘”和“瑶台镜”。既突出了自己当时的那种天真烂漫的稚气和性格,又表现了月亮所具有的神秘性和对人们的吸引力。月亮,作为一种艺术的原型,常常为古代的文人墨客所吟咏,被摄入诗歌创作题材,李白是写咏月诗最多的诗人之一,在内容与手法上也是多种多样的。这里对月亮的描写是完全符合儿童的心理和性格的,诗中连用“呼”、“疑”、“飞”等几个动词,十分生动、贴切,把他的好奇心和想象力具体地表现出来,运笔不凡,富有趣味。

接着“仙人”以下四句,以几个神话传说,写望月升起的过程,突出其优美的形象和神秘性。古代传说,月亮上有仙人和桂树,当它初升时,人们最先看的是仙人的两只脚,继而出现了桂树,直到月亮全圆,才会看到仙人和桂树的全形。“团团”,形容月圆的样子;“白兔捣药”,见之于傅宏的《拟天问》: “月中何有? 白兔捣药”,用此典故,更增加了浪漫主义色彩,令人妙不可知,引起好奇和情趣。这几句诗,在内容上是开篇四句诗的扩展和深化,使小时候对月亮的认识有了具体的着落,上下承接,十分自然,连用神话,更加突出月亮形象的美妙无比。

然而,令人神思冥想的月亮,它并非总是那么的圆和亮,也有缺的时候,还有出现月蚀的时候。传说月亮上有只蟾蜍(俗称癞蛤蟆),不断地啮食它而造成月蚀。“蟾蜍蚀月影,大明夜已残” 两句,写的就是这一情景,“大明”,是指月亮。古时人们对于“月蚀” 不能作出科学的解释,便归罪于蟾蜍了,认为是它把月亮吞吃掉的。诗人以此比喻权奸当道,富有深刻的寓意。紧接着“羿昔落九乌,天人清且安”,又运用了另一个神话传说:后羿是尧时最善射的英雄,当时十个太阳并出,每个太阳里都有只三只脚的乌鸦,晒得大地如火。于是,帝尧命后羿射太阳,射掉了九个,留下一个用来照明,从此天上人间才得以安宁。这里以此暗示当时缺少象后羿那样为民除害、拨乱反正的英雄人物,表达了诗人的隐忧、感慨和希望。这四句诗里,尽管也运用了两个神话传说,但都经过精心的选择、巧妙的安排,而且变化灵活,寓意各异,有反面的、有正面的,对于表现与深化本诗的旨意起到了很好的加强作用,并耐人深思,以隐微之笔,发忧愤沉痛之情。

“阴精此沦惑,去去不足观”,从意思的连贯上看是承接九、十两句而来的,因为月亮为蟾蜍所蚀,才晦暗不明,沉沦迷乱,既已沉沦迷乱,自然也就没什么好看的了。而在这两句之前又写出 “羿昔” 两句,这两句之后又写出“忧来”两句,作此安排正是为了表现诗人感情上的激越,有如潮水上涨,一潮高于一潮,又如山峦重叠,一山高于一山。可谓“以我观物,物无不著我之色彩。” (王国维语)望月不得,只好赶快离去。于是一种失望和无可奈何之状难免占据了心头,更感现实的黑暗难以除去,希望无法实现,心情怏怏、思绪茫茫,无限怅惘。从诗人的遭际来看,有不少经历正是如此。

结束两句诗,直接地抒写个人的痛苦、忧愤:“忧来其如何,凄怆摧心肝”。“凄怆”、凄凉悲切,“摧心肝”,心肝迸裂,形容忧愤达到了极点。诗人为什么如此忧心如焚、充满愤慨之情呢? 联系以上两句,不难看出是为世事而发的,但他并没有明确地点出,因为这毕竟是诗,读者会从中领会其意。唐玄宗晚年少理国事,听信佞臣,沉湎声色,宠幸贵妃,故清人沈德潜说这是 “暗指贵妃能惑主听”(《唐诗别裁》),虽属推测之词,但从诗意体会是颇有道理的。就李白的主体意识和性格而言,他是一个狂放不羁、豪爽、率直的人,往往有啥说啥,很少顾忌,这里所以写得比较隐微、含蓄,大概是因为直涉当时的最高的统治者,不便明言,故多用影射手法。

这首诗虽仅十六句,却连用了几个神话传说,这些神话传说又都是人民口头长期流传着的,向为群众所喜闻乐见。这不仅显示出诗人丰富的想象力,使本诗具有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,富有艺术魅力,而且增加了它的通俗性,明白晓畅,令读者易于联想和理解,可以收到雅俗共赏的效果。

李白写了许多咏月诗,有的用以发出富于人生哲理的问题,有的用以渲染凄清寂寥的气氛,有的用以引起某些遐想和回忆,有的用以表现、衬托各种环境、景色,可谓各具千秋。而似本诗用来寄寓一定的社会问题,则是仅有的。在手法上既隐又显,虚实相生,文辞上既委婉、深沉,又淋漓尽致,于新颖俊逸之中见其雄奇不凡、自然浑成,故堪称艺术之瑰宝。

标签 李白   赏析   意境   鉴赏   解读   古朗月行